返回首頁
支付CURRENT AFFAIRS
支付 / 正文
PayPal“借道”入華 支付市場迎首家外資支付機構

  在金融對外開放的大背景下,第一家進入中國支付市場“吃螃蟹”的外資支付機構日前正式揭曉。9月30日,中國人民銀行批準國付寶股權變更申請,美國支付機構PayPal(貝寶支付)通過旗下美銀寶信息技術(上海)有限公司收購國付寶70%的股權,成為國付寶實際控制人并進入中國支付服務市場。

  作為全球第三方支付商業模式的開創者,PayPal是美股納斯達克上市公司,服務覆蓋全球200多個國家和地區,擁有超過2.86億個活躍支付賬戶,支持全球100多種貨幣交易。PayPal“借道”進入中國支付市場,標志著中國支付市場對外開放的第一張外資支付牌照落地。這也是繼美國銀行卡組織巨頭美國運通公司(American Express)在中國境內發起設立的合資公司連通公司于去年11月8日獲得境內銀行卡清算機構籌備申請的許可后,支付清算市場對外開放的又一個大動作。

  自2010年建立支付業務許可制度以來,我國支付服務市場快速發展。通過業務及技術革新順應消費轉型升級趨勢,支付機構滿足了社會公眾多樣化的支付需求,業務持續快速增長,在小額零售支付服務領域發揮了重要補充作用。2013年至2017年,支付機構處理的業務量從371億筆增加到3193億筆,金額從18萬億元增加到169萬億元,年復合增長率分別達到71%和75%。一些大型支付機構已經“走出去”面向全球客戶提供支付服務。與此同時,隨著我國對外開放程度的不斷提高,越來越多的外資機構表示希望進入我國支付服務市場。在此背景下,去年3月,央行發布公告,放開了外商投資支付機構準入限制,明確了準入規則和監管要求。

  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范一飛此前表示,支付產業對外開放具有重要意義,有利于促進法規制度建設、優化資源配置、降低支付風險、引領開放型經濟發展。

  對于PayPal此次進入中國市場,中關村互聯網金融研究院首席研究員、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特聘研究員董希淼表示,PayPal這一國際支付巨頭第一個獲批進入中國支付市場是眾望所歸。此次PayPal正式進入中國境內支付服務市場,具有多方面意義。首先,對境內外支付機構實現統一的準入標準和監管要求,有助于培育創新驅動的競爭新優勢、進一步優化支付產業結構。其次,適度引入外資支付機構,有利于營造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提高資源配置效率、提升支付機構和支付產業的服務水平。再次,擴大支付清算市場雙向開放,有利于深化我國支付服務市場改革、加快創新轉型、完善制度建設、擴大和深化金融業對外開放。

  “中國境內支付市場規模巨大,對外資機構構成持續吸引力。不過,雖然PayPal進入了中國支付市場,但是仍然面臨挑戰。由于中國支付市場有著其特殊性,PayPal等外資機構還面臨著對中國支付市場的適應。”業內人士分析。

  從支付市場份額來看,根據第三方機構艾瑞統計,2019年一季度,支付寶市場份額為53.8%,排名第一;財付通(含微信支付)市場份額為39.9%,排名第二。兩大機構形成的雙寡頭壟斷的格局短期內難以撼動。在服務費率方面,中國的支付市場早已成為全球費率最低的區域,國內5‰左右的費率遠遠低于國際上1.5%至2%的收費水平。董希淼認為,短期內外資支付機構將不會選擇與國內支付機構短兵相接,而很可能將發展重點放在跨境支付上。

  其實,PayPal在此次獲批進入中國市場之前,就已經與百度、阿里巴巴等國內互聯網企業、電商企業合作開展跨境支付業務。據統計,中國市場貢獻了PayPal的跨境支付業務的20%,而跨境支付占PayPal支付業務總量的21%。

  值得注意的是,PayPal此次是通過在中國境內的商業實體美銀寶公司獲得第三方支付牌照的,體現出監管部門在推動對外開放過程中的監管思路。正如國家外匯管理局總會計師孫天琦所說,對于開放“跨境交付”模式下的跨境金融服務,近期更傾向于要求外資以設立“商業存在”的方式提供金融服務。原因主要在于,我國法制尚不健全,市場尚不成熟,監管能力還較為薄弱,監管協同機制還不健全。另外,投資者和消費者投資經驗不足,風險識別能力較弱。從中長期看,我國需逐步提高金融服務市場開放水平,提高“跨境交付”模式下跨境金融服務的開放度。

責任編輯:袁浩
玩赛车怎么玩才能赢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