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聚焦CURRENT AFFAIRS
聚焦 / 正文
產業結構調整喚醒優勢資源

  編者按

  浙江省于2017年印發《關于實施消除集體經濟薄弱村三年行動計劃的意見》,提出要通過三年努力(即到2019年底)全省全面消除集體經濟年收入低于10萬元的薄弱村,并力爭村年經營性收入達到5萬元以上。為發展壯大村集體經濟,助力形成有力支持基層工作順利開展的經濟、組織基礎,浙江農信運用自身在縣域的金融服務優勢,一方面因地制宜地支持薄弱村開發經營農業、鄉村旅游等項目,另一方面積極投身“千企結千村”工程,支持定點經濟薄弱村“消薄”。從本周起,農金周刊將連續三期推出系列報道,講述浙江這一經濟強省在消除集體經濟薄弱村工作中的困惑與嘗試,以及省內農信機構在“消薄”工作中不可或缺的推動作用。

  在盤山公路上行車已超過半小時了,但記者仍未看到任何自然村的身影。

  與記者一同前來調研的松陽農商銀行監事長、同時也是該行助力地方“消薄”工作的主要負責人李誠告訴記者,從山腳下到當日調研的第一站——浙江省松陽縣葉村鄉南岱村岱頭自然村開車要近一個小時。“不過,不上山就無從了解村集體經濟壯大的必要性與難度。”伴隨著李誠對調研目的地情況的介紹,我們一行人進入了這一位于浙西南山區的“江南秘境”。

  “把脈”尋“病根”

  松陽縣隸屬于浙江省麗水市,在全縣總面積中,山地面積占到接近八成,而耕地面積僅不到一成,超過三分之二的人口為鄉村人口;在401個行政村中,省定薄弱村有122個。

  “客觀而言,相對于平原地區,山區的村集體支出需求往往會更多一些。一般性支出包括引水入村、村貌維護和生產獎勵等。除此之外,葉村鄉屬于勞動力輸出型地區,仍留在村里的主要是老人和孩子,因此像在我們鄉,每個行政村都有一處居家養老服務中心,其設立和日常運營也是由村集體出錢完成的。”葉村鄉副鄉長劉曉華告訴記者,在之前,村集體的這一系列支出中的大部分都來源于上級政府補貼,村集體一般將其掛靠在鄉村振興、道路修繕等項目中,以此取得相應的撥款。“但這并非長久之計。現在各級財政支出壓力都較大,并且隨著收入的提高,農民對村集體的管理、服務效能的要求也會提升,僅靠上級撥款是很難持續的。這也是省政府在‘消薄’工作中要求經營性收入達到一定數額的原因所在。”

  不過,經營性收入對于村集體而言并不是那么容易取得的。去年4月,為響應省政府“千企結千村、消滅薄弱村”專項行動,松陽農商銀行主動與葉村鄉的五個村簽訂了村企結對協議書。這意味著在“消薄”工作中,銀行不再只是金融需求的供給方,而是需要同村集體一道出謀劃策,更深入地參與到壯大村集體經濟的過程之中。

  在李誠看來,這對銀行而言是很大的挑戰,“不同于服務生產經營主體,助力壯大村集體經濟要求我們對村莊的經濟態勢以及村集體所掌握的資源、優勢有更深入的了解,這樣才能給出建設性意見。”基于此,松陽農商銀行在全縣范圍內掀起了一場“普惠大調研大走訪”行動,從領導班子、中層干部到客戶經理,利用空余時間走進集體經濟薄弱村,對制約村集體經濟發展的根源進行“把脈”,以期為“消薄”工作的開展奠定基礎。

  松陽縣有71個行政村為國家級傳統村落,同時肩負省內生態涵養的職責,人多地少又造成了村集體可利用資產少的現狀,因此這些薄弱村很難通過流轉資產或發展多樣化產業來取得集體收益。“有不少村集體通過租用農地進行規模化生產,但這在松陽縣也無法成行。因為這里多數的薄弱村都存在‘民富村窮’的問題,農民通過茶葉、香榧種植等就可以獲得可觀的經濟收入,村民幾乎沒有出租農地經營權給村集體的動力。”李誠解釋道。“特別是像葉村鄉又存在道路不便的問題,村集體的項目就更難以吸引到工商資本了。”劉曉華補充道。

  “一村一策” 精準造血

  沒有資產、產業結構受限、工商資本又很難到達,這決定了很多松陽縣下轄的村集體必須深度參與當地產業發展之中,通過運用村集體特有資源優勢獲取分紅和收益。經過深入調研和探討,松陽農商銀行與多個行政村的村兩委(即村黨支部委員會和村民自治委員會)在“一村一策”的消薄策略上達成共識,希望通過精準的消薄工作方案,為村集體打造可持續發展的造血項目。

  例如在南岱村,村集體就將可提供的銷售渠道量化為股份,以獲得固定比例的合作社分紅。

  “這個合作社是由我個人成立的,主要進行生態大米的種植。通過對閑置土地進行流轉,目前總種植面積已有150畝了。”南岔村支部書記金火貴說,“但因為山路不便,稻米銷售一直存在不穩定的問題,另外由于品質監督、產品包裝、對外銷售很難跟進,我們的大米也很難有很好的價格回報。”松陽農商銀行在了解這一情況后,主動幫助其拓寬銷路,該行發揮浙江農信豐收購、微信公眾號等網絡銷售渠道的優勢,使省內客戶能夠充分了解南岱村的頭生態大米;在打開線上銷路的同時,該行有效把握農產品展銷、馬拉松比賽等線下活動契機,幫助薄弱村銷售大米、蜂蜜、香菇等生態農產品,將農村的土特產轉化為經濟收入。“在2018年,我們為南岱村聯絡到了‘本來生活網’這一愿意進行長期合作的購銷主體。他們承諾負擔農產品的運輸、包裝和檢測成本。因為提供了這樣的資源,村集體自去年起可以從合作社拿到固定分紅,合作社生產產品的附加值也得以提升。”李誠說。

  橫坑村是古村落保護村,非常適合發展生態旅游業,也因此精品民宿就成為該村村集體的重點項目。松陽農商銀行工作人員與村干部共同前往村民家中做工作,說服那些已在縣城扎根或是已下山脫貧的農戶出租祖屋,發展文化產業。該行發揮在“田園·民宿貸”方面的產品優勢,為古村落修繕和保護提供信貸支持。截至目前,橫坑村已經從農戶手中租用老屋17幢,正式對外開放的民宿已有9幢;“田園·民宿貸”在全縣范圍內的貸款發放金額也已達2億元。除此之外,松陽農商銀行還計劃將橫坑村作為職工療養基地,組織員工前往該村療養,此舉將在進一步打響橫坑村民宿品牌的同時,帶動村集體經濟收入增加。

  此外,松陽農商銀行還向松陽縣投放鄉村振興貸款授信20億元,鄉村振興資金專項用于經濟薄弱村開展“消薄”項目,例如小水電、豆腐工坊、白老酒工坊、紅糖工坊等鄉村振興項目建設,以項目帶動村集體增收,助力松陽縣域薄弱村“消薄”。

  2018年,在松陽縣轄內,浙江省農信聯社結對的寺山村和松陽農商銀行結對的五個薄弱村均已完成“消薄”目標,共投入“消薄”資金107.09萬元。松陽縣401個行政村(其中集體經濟薄弱村122個)達到村集體年收入10萬元、年經營性收入5萬元以上的行政村達321個(其中集體經濟薄弱村94個),占全縣總村數的80.05%。

責任編輯:李昂
玩赛车怎么玩才能赢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