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上海金融報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報 / 正文

劃轉國資充實社保全面推開

兩大國有商業銀行先行劃轉

  財政部等五部門近日發布的《關于全面推開劃轉部分國有資本充實社保基金工作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立竿見影。9月25日晚間,工行和農行雙雙發布公告稱,財政部將所持該行股權的10%一次性劃轉給全國社會保障基金理事會持有,劃轉的股份數(均為A股)分別占工行、農行普通股股份總數的3.46%、3.92%。按照當日收盤價計算,兩家銀行劃轉股份的總市值達1151.8億元。

  有條件的企業年內基本完成劃轉

  東方金誠首席宏觀分析師王青向《上海金融報》記者介紹,《通知》出臺有兩個背景。“首先,今年社保降費力度加大,其中上半年企業職工養老保險、失業保險、工傷保險實際減費已達到1288億元。由此,在落實企業降費政策的過程中,以國有資本收益彌補社保基金缺口,有助于保障社保基金平穩運行,確保各項社保待遇按時足額支付。”王青表示,“主要受人口老齡化等因素影響,近年來我國社保基金缺口正在不斷擴大。其中,2018年社保基金的財政補貼達1.68萬億元,占當年公共財政支出的7.6%;而根據2019年的預算草案,這一比例將升至8.3%。據測算,如果所有國有企業都按照10%的比例劃轉,未來潛在可劃轉量將在8-10萬億元,社保基金實力將顯著增強。”

  “其次,2017年11月國務院發布《劃轉國有資本充實社保基金實施方案》(以下簡稱《實施方案》)后,2018年按照先試點后推開原則,完成首批企業國有資本劃轉。這為今年全面推開中央和地方劃轉部分國有資本充實社保基金工作奠定基礎。”王青說,“在前期股權劃轉試點過程中,各地不同程度地反映出在劃轉工作辦理、稅費處理、資本管理等方面存在需要進一步規范和明確的問題,這或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劃轉進度。例如,作為股權接收方,社保基金需要為劃轉后的國有股權建立單獨核算以及考核監管機制,而企業則需辦理產權變動和工商變更登記等手續。經過一年多的試點經驗積累,以上問題已逐步得到解決,為劃轉全面鋪開提供了條件。”

  在王青看來,當前五大國有商業銀行中,財政部直接持有工行、農行股權占比最高(中行和建行主要由匯金公司直接持股,而財政部直接持有交行股權為26.53%,明顯低于此次劃轉前財政部在工行34.60%和農行39.21%的持股比例),或是此次選擇這兩家銀行先行試點的一個重要原因。但他強調,按規定,社保基金以財務投資者身份享有劃入國有股權對應的股權收益等相關權益,不干預企業日常生產經營管理。

  根據《實施方案》,劃轉對象為中央和地方國有及國有控股大中型企業、金融機構,劃轉比例統一為企業國有股權的10%。2018年,經國務院批準,首先在中國聯通等3家中央企業,中國再保險等2家中央金融機構,以及浙江省和云南省開展試點。在試點基本完成的基礎上,中央層面又陸續對50家中央企業和12家中央金融機構實施了劃轉。安徽、四川、新疆也相繼出臺了地方的實施方案。

  財政部有關負責人表示,《通知》要求,中央和地方劃轉部分國有資本充實社保基金工作于2019年全面推開。

  填補養老金缺口任重道遠

  財政部有關負責人表示,根據《實施方案》,劃轉國有資本充實社保基金后,承接主體獲取收益的方式是“分紅為主,運作為輔”。也就是說,國有資本的收益主要來源于股權分紅,今后由各承接主體的同級財政部門統籌考慮基本養老保險基金的支出需要和國有資本收益狀況,適時實施收繳,專項用于彌補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缺口,不納入國有資本經營預算管理。

  中金公司分析員王慧、首席經濟學家梁紅指出,國企分紅水平對于能否實現劃轉目標尤為關鍵。她們同時指出,我國國企分紅率在國際比較中顯著偏低:2018年國資實際分紅率約為16.1%,相比2020年30%的目標,及50%的國際中位數水平都有大幅提升的空間。

  王青指出,長期來看,股權劃轉相關國有企業、特別是國有金融企業的分紅比例有望提升。“當前國有資本劃轉的目的并不是要將國有股減持變現,而是通過企業股權收益分配來彌補社保基金缺口,這意味著未來相關國有企業在分紅方面或存在一定剛性需求。同時,未來社保基金收支平衡壓力趨增,通過企業分紅彌補缺口的需求也隨之上升。”王青還表示,就銀行而言,劃轉后相關銀行的分紅需求將上升,銀行通過留存收益補充資本金的能力或有所下降。這意味著未來相關銀行通過股權、債權等外源性渠道補充資本金的需求或將增大。

  考慮到劃轉后國有股權將開始產生收益,為在保證資金安全的前提下實現保值增值,《操作辦法》明確,在劃轉國有資本運作管理辦法出臺前,劃轉國有資本產生的現金收益可由承接主體進行投資,投資范圍限定為銀行存款、一級市場購買國債和對劃轉對象的增資,這一規定同樣適用于地方承接主體。

  王青認為,對投資范圍所作的限定主要源于社保基金的投資風險偏好。“考慮到社保基金投資在安全性方面的要求是絕對的,因此其投資范圍必然偏向高安全性資產,而低風險往往也意味著相對較低的收益水平。”王青指出,“事實上,美國一些大型養老基金也規定,投資范圍僅限于三大國際評級機構中兩家同時給出AAA級評級的投資標的。”

  “需要指出的是,當前社保基金主要是作為財務投資者獲取相關企業的稅后利潤分配。根據財政部數據,2018年全國國有企業(不含國有一級金融企業)稅后利潤總額為24653.7億元;而央行最新數據顯示,2017年國有銀行稅后利潤總額為9177.9億元。由此,即使以上企業稅后利潤全部實施分配,每年10%的比例也僅為3000億元至4000億元左右,對填補當前養老金缺口的作用較為有限。”王青表示,“為了填補養老金缺口,未來除繼續加大國有資本劃轉比例,并賦予社保基金對劃轉的競爭性領域國有股更大處置權外,財政支出結構也將逐步進行調整,即逐步壓縮基建投資、產業補貼等經濟性支出占比,提高社保補貼等民生類支出規模。此外,考慮到我國人口結構、人均預期壽命及養老金缺口的演變態勢,提高退休年齡是必然趨勢,政策議程也有望加快。”

責任編輯:毛曉勇
相關稿件
玩赛车怎么玩才能赢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