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中國金融家CURRENT AFFAIRS
中國金融家 / 正文
【金融隨筆】飯碗

  

  新中國70年,壯哉!讓我感觸最深的是飯碗問題。一般說來,飯碗是指用陶瓷、金屬、塑料、木材等制作的盛飯用的器具;或者是在現代激烈的市場競爭中,經常比喻為職業、生意等,得意了就說飯碗牢靠,失利了就說丟了飯碗。但我在這里說的飯碗,卻不是這些,而是關乎國計民生的吃飯問題,吃飯問題的核心就是糧食問題。

  自古以來,我國就是一個農業國家,歷朝歷代都很重視糧食問題。民以食為天,食物是人類生存和發展的第一需求和物質基礎。早在兩千年前成書的《呂氏春秋》就指出:“夫稼,為之者人也,生之者地也,養之者天也。”農業發展離不開天、地、人的共同作用,離不開不同時期的社會制度、氣候變化、技術條件、耕地面積、人口多寡等諸多因素的影響。可見古往今來,解決糧食問題都有其特殊的復雜性。

  吃飯問題,始終是半殖民地半封建舊中國的一大難題。由于當時政府的腐朽統治及長期戰亂,農業發展水平相當低下。當時,中國有80%以上的人口長期處于饑餓半饑餓狀態,遇有自然災害,更是餓殍遍地。直到1949年,全國糧食總產量才只有11318萬噸,人均占有量僅為208.91公斤。

  新中國誕生之際,時任美國國務卿艾奇遜就放言:“歷代政府都沒有解決中國人的吃飯問題。同樣,共產黨政權也解決不了這個問題。”艾奇遜言論的意圖很明顯,認為“中國共產黨解決不了自己的經濟問題,中國將永遠是天下大亂,只有靠美國的面粉,即是說變為美國的殖民地,才有出路”。

  但是,中國人民就是不信這個邪!1984年,在聯合國糧農組織大會上,中國政府向世界宣布:中國基本上解決了溫飽問題。1996年,中國政府發布《中國的糧食安全問題》白皮書,向全世界作出了莊嚴承諾:中國能夠依靠自己的力量解決糧食供給問題。

  “誰來養活中國人?”過去,國際社會有些人一直很擔憂。1974年,在羅馬召開的第一次世界糧食會議上,一些專家測算,由于人多地少等原因,中國絕無可能養活10億人口。西方國家對中國糧食問題的質疑,始終不絕于耳。他們認為,未來以全球的糧食生產,也難以滿足中國巨大的需求。

  擺脫困境、渡過難關,需要大智慧。在新中國成立后較長一段時間,我國成功地解決了過去幾千年長期困擾黎民百姓的溫飽問題。2019年6月26日,農村農業部新聞發言人豪邁地宣告:“我們不僅成功解決了近14億人口的吃飯問題,而且基本實現了由‘吃得飽’向‘吃得好’轉變。”

  解決近14億人的吃飯問題,談何容易!新中國建立后,異常嚴峻的糧食形勢,給剛剛執政的中國共產黨和新生的人民政府出了一道大大的難題。黨和政府在認真分析當時形勢的基礎上,緊緊抓住糧食從生產到流通的各個環節,制定并實施了一系列重大舉措。同時,廢除了封建土地所有制,自力更生、奮發圖強,大力發展糧食生產,有效應對并逐步緩解了極為緊張的糧食局勢。

  這其間,中國人民曾經飽嘗缺糧餓飯之苦。1959年到1961年,那是個非常特殊的歲月,三年自然災害加上“大躍進”浮夸風,引發了歷史上空前的全國大饑饉,出現了全國性的糧荒。在一段時間里,北京、天津、上海、沈陽等大城市糧食庫存告急,一般只能維持3至5天的供應,山東、山西、河南、安徽等重災區每人每天只有幾兩原糧食用,導致出現浮腫病、非正常死亡等嚴重情況。

  人們怎么也不會忘記,1955-1993年那一段糧食“定額定量”的歲月。那是計劃經濟時期,由于糧食嚴重緊缺,每月口糧靠國家定額發放糧票來購買,沒有糧票,光有錢是買不到糧食的。僅有的計劃定量供應糧吃不飽肚子,人們只有“勒緊褲腰帶過日子”。這種艱難的苦日子,中國人民硬是熬過了長達38個年頭。

  歷史的車輪,終于行進到改革開放年代。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春風勁吹中華大地,更吹響了農村改革的號角。1978年的一個冬夜,安徽省鳳陽縣小崗村18位農民,冒著風險簽下“生死狀”,將村內土地分包到戶,揭開了中國農村改革的序幕,開創了家庭聯產承包的先河。到了1979年,小崗村的糧食產量由此前的每年3萬斤,快速增加到13萬斤。

  家庭聯產承包制,如同打開糧庫的一把鑰匙,它打開了人們的思想枷鎖,使長期蘊藏在廣大農民心中的積極性、創造性和能動性,像火山一樣迸發和燃燒起來。過去“一大二公”影響了農民投工投勞,而“大包干”讓土地釋放了增產潛力。家庭承包,使得農業生產中高昂的監督成本內部化,重構了農業生產的微觀組織基礎,調整生產關系以解放生產力,很快解決了糧食等主要農產品的短缺問題。

  改革后的農村土地經營制度,從1982年正式登上歷史舞臺,到1984年的一年多時間里,全國569萬個生產隊,99%以上都實行了這樣的責任制,糧食產量一下突破8000億斤,人均糧食擁有量達到800斤。后來經歷了多年連續增產,自2004年至2015年實現了“十二連增”的超世奇跡;此后,年產連續在1.2萬億斤的高位運行,中國糧食可持續發展的勢頭不減、后勁充足。

  這是多么偉大的歷史性飛躍!我國是農業大國,是糧食生產和消費大國。重農固本是安民之基、治國之要,農業是我國經濟巨輪的壓艙石。“手中有糧,心里不慌;腳踏實地,喜氣洋洋。”新中國成立70年來,我們黨和政府抓住糧食“咬定青山不放松”,帶領中國人民闖出了一條中國特色的糧食安全發展之路。

  聯合國對此有很高的評價。2016年,時任聯合國糧農組織助理總干事勞倫特·托馬斯告訴中國記者:“這些年來,糧農組織自豪地見證了中國以僅占世界9%的可耕地面積、6.4%的淡水資源,養育了世界近20%人口的矚目成就;高興地看到中國從早年的糧食受援國,轉變為向許多南半球國家提供技術援助和其他糧食解決方案的主要援助國。”在此之前,時任聯合國糧食計劃署總干事也曾撰文指出:“當我在世界各地訪問時,人們問我為什么有信心可以在我們這一代消除饑餓,中國就是我的答案。”

  “把飯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上”“飯碗里主要裝自己的糧食”。改革開放以來,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黨和國家始終把糧食問題作為治國理政的頭等大事來抓。

  世界上真正強大的國家,都是能確保自己糧食安全的國家。中國由大轉強,糧食形勢喜人。充實的“米袋子”,豐富的“菜籃子”,多彩的“果盤子”,讓人們笑逐顏開。從城鎮超市到鄉村集市,粗糧細糧一應俱全,蔬菜副食目不暇接。2018年,我國糧食年產量已經突破13000億斤,水稻、小麥、玉米三大谷物自給率保持在98%以上,人均糧食占有量超過940斤,高于世界平均水平;主要農產品市場基本保持穩定,近年來,肉蛋菜果魚等產銷量也穩居世界第一。

  放眼一望,今年夏糧也已豐收到手,全年糧食豐收有基礎、有條件、有希望。農業農村部部長韓長賦深有感觸地說:“過去是8億人吃不飽,現在是近14億人吃不完。”

  

  在廣西桂林市灌陽縣黃關鎮聯德村超級稻生產基地,袁隆平(左二)在查看超級水稻生長情況。

  “喜看稻菽千重浪”。人們欣喜地看到:我國水稻第一主產省湖南,袁隆平院士領銜的超級雜交水稻,不斷刷新著水稻高產的世界紀錄;超級雜交稻從這里走上國人飯桌、走向世界、享譽全球,代表了當今世界最高水平。小麥第一主產省河南,已發展為國人的“主食廚房”,如今中國人每吃4個饅頭,就有1個來自河南;每2個速凍水餃,就有1個來自河南。黑龍江是我國糧食第一主產省,昔日北大荒已變成北大倉,廣袤肥沃黑土地上農機縱橫,各類農民合作社在龍江大地開花結果,展現著現代農業的大氣魄,彰顯出當代農民的大手筆。

  人們常說,“一粒種子可以改變一個世界。”目前,我國水稻、大豆、油菜全部為自主品種,實現了“中國糧用中國種”的愿想。中國連年在農作物育種領域論文數量,已經超過美國、日本等發達國家,占全世界的20%,穩居排行榜首。截至目前,全國選育農作物品種4萬多個,2018年品種權申請量達4854件,居世界第一。中國育種家們靠自己的心血和汗水,進行農業科技創新,利用我國優質種質資源,培養出超級稻、矮敗小麥、雜交玉米等一批國際領先的革命性品種,推動全國主要農作物品種更新了5至6次,每次更新產量都增長10%以上,一次又一次創造了人類糧食生產的新奇跡。

  面對糧食喜人形勢,既要信心十足,更要認識清醒。有人認為,“現在都什么時代了,糧食這種原始時期的東西,基本上沒什么價值。科學家可以人造糧食,各種技術營養液可以解決人類的溫飽問題,科學將會使人類進入無糧時代。”如此奇思妙想,也實在太天真了!這種想法的科學性如何姑且不論,至少在相當長時間是不切實際的。

  中國是一個發展中的人口大國,人多地少是我們的國情。保障糧食安全和重要農產品供給,始終是治國安邦的首要之務。我們決不能因為眼下糧食供求寬裕,就以為糧食安全可以一勞永逸、高枕無憂;更不能想當然地把飯碗問題押寶在未來科技上,從而削弱壓縮糧食生產。國家糧食安全這根弦,一點兒松弛不得,要始終保持讓百姓端穩飯碗的戰略定力。

  “糧豐則農穩,農穩則國安。”糧食問題關系國家安危、人民幸褔,糧食安全已上升到國家安全高度,成為國家頭號戰略。今后,我們要進一步通過政策支持、科技驅動、改革創新等多種舉措,穩步提升農業綜合生產能力。

  進入新時代,中國人如何將飯碗端得更牢?首先是確保18億畝耕地紅線,保護和提升耕地數量和質量;其次是提高技術裝備水平。目前,農業科技進步貢獻率已達58.3%,農作物耕種收綜合機械化率已超68%,但這還不夠,還要持續推進升級,大大提升農業生產效率和土地產出率。再就是注重拓寬食物來源渠道。“念好山海經、唱好林草戲、打好果蔬牌”,推動食物來源的多渠道、多品種、多樣化。

  抓好大國糧倉,需要加大真金白銀投入。全國超10億斤的產糧大縣有400多個,產糧占全國的54%。這些產糧大縣是國家“糧倉”,要重點給予資金支持。《中國金融家》雜志曾在《糧食安全與金融服務》一文中指出,糧食安全中,資金是基本要素,金融業要從戰略高度,重視涉糧金融的改革發展,應將支持糧食安全發展視為戰略性使命。銀行、保險、證券、信托等各類金融機構要各顯其能,竭力為糧食安全提供高質量的金融服務。

  “中國糧食!中國飯碗!”這八個大字,字字千鈞。如此千鈞重負,歸根結底需要每一個中國人自覺擔當。中國人端好自己的飯碗,是一項強國富民的系統工程,任重道遠,需要繼續奮斗。當前,全球糧食問題依舊面臨著巨大挑戰,我們的最終目標是:不僅讓人類近五分之一以上中國人端牢自己的飯碗,還要參與解決世界糧食問題,實現人類命運共同體都能吃飽吃好的全球夢。

責任編輯:董方冉
相關稿件
玩赛车怎么玩才能赢钱